• 足球版人口买卖,谁偷走了少年的足球梦?
  • 发布时间:2019-06-04 21:00 | 来源:hg0088 | 浏览:
  •   继先后处罚“西超三强”之后,国际足联在今年2月再度开出重磅罚单。切尔西由于违规签约未成年球员,被处以两个转会窗口的转会禁令。

      同时曼城、摩纳哥等球队都因为类似的问题而正在遭受调查,9159.com,很可能遭遇同样的命运。

      近年来,国际足联频频对违规进行未成年人国际转会的俱乐部打出重拳。

      资本与人才的高速流动,是当今足坛的重要特征。但也有不少不法之徒尝试浑水摸鱼,利用少年们的梦想牟利。

      黑暗、残忍的未成年球员国际交易,已经是足球世界的一颗毒瘤。

      疯狂的足球版“奴隶贸易”

      2007年,一艘拖船在西班牙特内里费岛上搁浅,警察在船舱中发现了130位严重脱水、奄奄一息的非洲移民。

      在这其中包括15位年轻的非洲球员,在被关进腥臭潮湿的船舱之前,他们的“经纪人”向他们承诺,他们会在皇马、马赛这样的欧洲大俱乐部得到合同。



      很多追求梦想的非洲少年陷入骗局

      我们永远无法确定,有多少怀揣足球梦想的年轻人被淹没在了前往欧洲的航路上。但是未成年球员非法国际转会,早已成为足球世界的顽疾。

      早在1999年,联合国难民署就对此展开过调查,并指出“非法国际未成年球员转会有产生现代奴隶贸易的风险”。

      作为未成年球员非法转会的主要目的地,来自欧洲的报告更加令人震惊。国际运动安全中心(ICSS)披露,非洲、南美约有1.5万名足球少年被骗到欧洲。

      前喀麦隆球员Mbvoumin是慈善组织“团结步伐”(Foot Solidaire)的创办者,根据他的调查,单是每年进入巴黎的球员中,就有98%都属于非法移民,其中有70%未满18岁。



      Mbvoumin和他的伙伴们致力于反对非法的未成年人国际转会

      相对于管理严格的欧洲足坛,亚洲与美洲更容易进行违规操作。

      不少年轻的非洲球员被带到东南亚,他们被承诺可以在缅甸或者越南成为球星,并在未来获得征战中国或者欧洲联赛的机会。

      当地的俱乐部也愿意使用这些“廉价”的非洲球员,这进一步刺激了不法分子的野心。

      随着野心勃勃的石油资本入局足坛,未成年球员非法转会的阴影更加深重。

      卡塔尔在2019年初的亚洲杯取得了成功,但酋长们招募球员的过程一直受到质疑,怀疑相关操作违背了禁止未成年球员转会的规定。

      有统计称,卡塔尔的阿斯拜尔学院一共招募了7.5万小球员,但那些被淘汰者如今的命运如何,很少有人知晓。

      一桩充满谎言与罪恶的生意

      在非洲与美洲,足球被很多家庭视作改变命运的机会。那些在征战欧陆的球员长期占据非洲体育报纸的头版,德罗巴效力切尔西时,他的照片一度占据了31.4%的版面。

      正因为此,很多未成年球员怀揣梦想踏上前往异国的旅途,很多家庭也不惜为此变卖家产。

      很多非洲与美洲家庭都梦想靠足球摆脱贫穷

      但在大洋彼岸等待着他们的往往是一场噩梦。为了赚取佣金,很多“经纪人”与“球探”会欺骗这些未成年球员,谎称他们有巨大的天赋,说服他们前往欧洲试训。

      但这些未成年球员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无法在青训营的竞争中胜出,他们的未来也就毫无着落。

      另一些“经纪人”的行为,则完全是彻头彻尾的犯罪。

      2014年,一位名叫本的喀麦隆球员向“经纪人”提供了3000欧元,后者答应他会前往巴黎圣日耳曼进行试训。

      但是在巴黎的一家酒店住下之后,那位“经纪人”就此带着本的钱不见踪影,将可怜的本一个人丢在了人生地不熟的法国,所谓的“试训”更是永远无法实现。

      还有很多小球员被无良之徒长期榨取经济利益,很多人的护照被“经纪人”扣押,需要上交自己工资的大部分,用来偿还“发掘”自己所付出的“球探费用”;另一些人甚至根本无法收到自己的工资,他们的酬劳落入了“经纪人”与腐败的俱乐部官员手中。

      更可怕的犯罪也曾经在这些球员身上发生,一位名叫Jay的几内亚球员在17岁时被带到伦敦,但是他遭到了“经纪人”的侵犯,那位“经纪人”还尝试将他卖作男妓。

      前沃特福德球员班古拉也有类似的遭遇,在退役之后,他选择和英国政府合作,帮助那些被骗到欧洲当性奴的非洲孩子。

      在被英国政府解救、成为职业球员之前,班古拉曾有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未成年人转会中暗藏的性犯罪,在女足运动中更为严重。

      很多非洲女足球员收入微薄,甚至女足在一些非洲国家被禁止,这迫使她们不得不想方设法前往欧洲谋生。在前往欧洲的过程中,很多女孩就成为了人口贩卖集团的猎物。

      俱乐部们的不光彩角色

      这条肮脏的“产业链”中,俱乐部是最后一环,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在这种肮脏的交易中责任最少。

      著名意大利经理人莫吉在供职于都灵时,就因为违规引进未成年球员而受到舆论抨击,被斥为“奴隶贩子”;前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也将涉嫌违规的俱乐部称为“殖民主义者”。

      “利润达到300%,资本就会冒着绞首的风险”,经济利益是俱乐部们最主要的驱动力。

      2003年16岁的塞斯克-法布雷加斯免费加盟阿森纳,6年之后为枪手换来了2500万英镑。这种“无本生意”引起了很多俱乐部的兴趣,代价则是无数年轻球员的前途。

      很多俱乐部与掮客们暗中合作,操作大量年轻球员转会,期待从中发现一两个天才。

      但是幸运者永远是少数,“将100名非洲球员送到欧洲,其中2个人成才就会收益不菲,但其他98人就被遗忘了。”

      如今,摩纳哥等多家善于低买高卖的“黑店”都因为违规签约未成年球员而遭到调查。

      在欧冠、欧联赛事与各国联赛中,普遍要求注册一定数量的本土球员与青训球员。

      早早签下一名有天赋的年轻外援,在未来还可以将其作为“户口本”报名,这无疑是一举多得的事情,这种政策也是俱乐部进行违规未成年人转会的原因。

      调查记者们还发现,为了违规进行未成年人转会,俱乐部们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一些俱乐部花费大量资金来雇佣律师,寻找国际足联限制未成年人转会规定中的漏洞。另一些俱乐部则暗中控制小球会,利用它们进行违规签约,就算东窗事发,也能通过牺牲这些“白手套”来脱罪。

      国际足联的努力,“第19条”与TMS

      面对愈演愈烈的未成年人违规转会问题,国际足联并非无动于衷。《国际足联球员身份及转会规程》第19条,专门对未成年人转会做出了规定:

      19.1 只有18周岁以上的球员方可进行国际转会;

      19.2 以下三种情况除外:

      1.球员的父母因为与足球无关的原因搬迁到新俱乐部所在国家(父母例外)

      2.转会在欧盟 (EU) 内或欧洲经济区域 (EEA) 内,球员在16至18岁之间(欧盟例外)。且新俱乐部必须履行以下义务:为球员提供国内最高水平的足球教育或训练。

      I.除提供足球教育或训练外,还须保证球员接受文化教育,或职业技能培训,使其在结束职业足球生涯后仍可从事其他非足球工作。

      II.提供所有必要安排确保球员受到尽可能最好的照顾(包括提供当地家庭或俱乐部里的最好的住宿条件,在俱乐部安排辅导员等)。

      这样的球员一经注册,俱乐部须向有关协会提供其遵守了以上义务的证明。

      3.球员住在离国境不到50公里的地方,而球员希望注册的毗邻协会属下的俱乐部也距离边境线50公里内(边境例外)。

      球员的住所和俱乐部的所在地之间的最远距离为100公里。这种情况下,球员必须继续住在家里,且有关的两个协会必须明确同意。

      “第19条”的存在,的确帮助国际足联制止了一些违规行为。

      2005年,巴拉圭球员卡瓦列罗与西班牙加迪斯俱乐部签署了一份合同,他的母亲则在西班牙的一家餐馆中找到了工作,母子打算一同从美洲前往西班牙。

      但是国际足联发现,卡瓦列罗母亲得到工作的时间在其子合同签署之后,而且其背后疑似受到加迪斯俱乐部操纵,不属于“球员的父母因为与足球无关的原因”,转会最终被否决。

      卡瓦列罗案也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被“第19条”否决的转会。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