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最遥远的足球
  • 发布时间:2019-06-17 21:51 | 来源:hg0088 | 浏览:
  • 球队现在一共有20个孩子,主力球员有13个,都是四五年级的农村学生,艾克拜尔雄心勃勃,想把这群孩子带成“一流的球队”。

    他喜欢踢球,孩子们也喜欢。但被问到为什么喜欢?大家挠挠头,谁也说不清楚。

    “在新疆,踢球有人看”,比利亚尔说。他指的是,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足球有广泛的群众基础。

    南疆的阿图什市是新疆足球的发源地,1874年,阿图什人巴吾东·穆萨巴耶夫从欧洲引进足球运动,并在学校开展。1927年,依克萨克村农民足球队先后以2∶1战胜了英国领事馆队,又以7∶0大胜瑞典传教士队。

    在阿图什,每个村都有代表队,有很多民间自发组织的足球比赛,在8月份的比赛前,村民们会搭建起一个庞大的足球场,进场观赛的人超过3万人。“球员们穿上紧身衣(出场),赢得比赛后村民都纷纷往球员衣服里塞钱。如果我代表村里出战的话,我爸会为我骄傲,他在整个村面前都可以抬头挺胸了,这辈子都值了。” 比利亚尔说。

    在北疆的吐鲁番鄯善县,9岁的努尔艾力正为赢得足球比赛胜利的荣光而努力。他在“沙漠狼足球队”踢中场,清秀的脸蛋上有一双机灵的小眼睛。1月初,新疆的天气异常寒冷,这位中场球员两只手插在口袋里,专注地练习颠球。

    努尔艾力踢球已经超过5年,他是艾克拜尔心目中踢得最好的孩子。鄯善县少有内地城市的休闲娱乐场所,在接触足球前,努尔艾力最主要的游戏是跟村里邻居小孩捉迷藏,足球对他似乎有天然的吸引力——在连规则都不懂的时候,他拉上父亲,两人就在院子里对踢。

    回家务农之前,努尔艾力的父亲肉苏力曾经当过兵。过去,他每天早上6点半(新疆时间4点半)起床,带着努尔艾力一起跑步。如今,肉苏力年纪渐长不再跑了,努尔艾力却仍然坚持早起,他每天早上跑步到离家一公里外的沙漠,训练半个小时再步行去上学——

    这是他为自己设计的锻炼计划。“就是想(拿)第一”,这位少年说,“我想未来好好踢球,进国家队” 。他的公交卡上贴着葡萄牙籍球星“C罗”的头像,这是他的偶像。

    父亲肉苏力一度担心踢球耽误儿子的学习,直到从老师那得到确定的信息:这孩子成绩不错,又很喜欢踢球,才应许了:“踢就踢吧,能(踢)出(鄯善)就出去”。

    家里的电视现在几乎只放球赛节目,“我们晚上都不看别的台。”肉苏力坐在炕上指着胖胖的电视机说。

    沙漠里的路

    2017年1月6日,星期五。下午5点多,金黄的阳光投射在水泥地上,最后一场期末考试结束后,十几个小学生一窝蜂跑出教室。

    这原本是个篮球场。水泥地上,一张破旧不堪的网支撑起一个小型足球球门,立柱已经锈迹斑斑。十岁的艾力库提正站在篮筐下守门,一只球直飞过来,他侧身跃起,扑倒在水泥地上。

    艾力库提已经跟艾克拜尔学了4年足球,尽管不是主力,只是替补,他对这项运动仍然充满热情,这会从地上爬起来,这位小学生身上挂满了灰,鼻涕也淌下来了。

    孩子们经常在水泥地上踢球,受伤是常事。几个月前,努尔艾力踢球时磕掉了两颗牙齿,哭着回了家。父亲肉苏力记得:那天晚上他到公交站等儿子,“那个车过来我一看,这个地方都是血。”肉苏力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那天他带着孩子去了医院,买药、打针,但没休息三四天,努尔艾力又接着踢球了。

    这是努尔艾力印象中少有的一次因为受伤而哭的经历,他几乎从不抱怨累和痛,能让他难受的只有失败——那是“沙漠狼足球队”组建半年时,一年级的努尔艾力和县城里五年级的学生比赛,最后输了,“所有人都躺在地上大哭。”坐在炕上的努尔艾力摆动着双腿,缩着脑袋腼腆地笑了。

    零下13度。冬日的朝阳把草地上的晨霜映照得闪闪发光,13个孩子绕着操场跑圈——每周末,艾克拜尔老师会带着孩子们去鄯善县城二中的人工草坪踢球,这里的场地比起沙漠和篮球场的水泥地要好太多了,大家都开心极了:“冷吗?”“冷!”“累吗?”“不累。”

    提起这个足球队,除了自豪,艾克拜尔最常说的词就是“困难”。学校没有太多经费支持足球队,艾克拜尔就自己掏钱给孩子们买足球、衣服和鞋子,印着“沙漠狼足球队”的球服他买了五六套,为此,他常常遭到妻子抱怨。

    艾克拜尔从小就在鄯善县长大,在他的记忆里,小时候踢足球的人比现在还多。那时,他的父母都在鄯善第一中学当老师,学校有个20米乘以50米的土操场,“地上还有小石头,我们(踢球)也不害怕。”他一连用两个“特别爱”来形容对足球的喜爱。

    从1989年到1992年,连续四年,艾克拜尔代表吐鲁番地区参加了全疆15个地区的足球联赛,拿过第五名、第八名。

    1994年从新疆师范大学足球专业后,艾克拜尔一直教体育至今。2016年下半年,东巴扎乡回民小学新建的一栋教学楼落成。崭新的宣传栏里,张贴着 “沙漠狼足球队”的最新的战绩,照片中孩子们围着足球笑得很灿烂。

    “有机会去县里比赛的时候,最吸引他们的是什么,你知道吗?”比利亚尔对白国华说,条件更好的学校里“五颜六色的球”比任何东西更吸引他们。

    努尔艾力他们踢的球,“都是破的,捡的,别人送的,还有自己缝的,当然,全部加起来,也不够13个——所以当他们看到有人居然用网袋装着那么多看起来干净整洁的足球时,那种欣羡之情,可想而知。”后来,白国华在一篇文章中写下了这些。

    1998年,艾克拜尔调到东巴扎乡小学,自己掏钱一口气买了20个足球,每个五块钱。他曾经有过“国足梦”,读高中时,艾克拜尔甚至想,“一辈子不结婚,练好球进国家队”。现在,他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

    在“沙漠狼足球队”之前,艾克拜尔培养过两批足球队,可惜第一批没有机会参加外边的比赛,第二批比赛没有拿到名次。

    2016年12月22日,国家足球队队长冯潇霆在广州发起了一场足球公益赛,“沙漠狼足球队”的两位少年努尔艾力和阿巴斯,以及另外两名来自阿图什和克拉玛依的新疆少年成为这次公益赛的主角之一。

    从中国的西北部到南部,四个孩子需要从各自的小城坐20多个小时的火车到乌鲁木齐,再搭五个小时的飞机到广州。

    比利亚尔形容,那次比赛中几个孩子是“绷紧的状态”:“满脑子都是什么时候踢球,什么时候比赛,跟谁踢,晚上也问,吃饭也问。”

    让比利亚尔有些心酸是,第一次踩上恒大足球俱乐部的草坪,几位常年在水泥地上训练的少年竟然很不适应:“那草坪太软了,是真草!四个孩子这辈子都没有踩过真草坪,他们就上去躺着,去闻那个草坪。”

    第一次在真草坪上踢球,四个孩子怎么都踢不上力,直到训练了一天后,“才发现这才是最好的。”

  • 相关内容